钮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钮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开了棚户区泸州茜草居民迎来新生活《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9 01:26:54 阅读: 来源:钮扣厂家

泥土房、青瓦房、筒子楼、单身公寓……泸州市江阳区茜草片区曾经富有时代印记的老房子,随着茜草片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启动,如今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泸州茜草棚户区居民迎来了电梯公寓里的新生活

茜草片棚户区破旧不堪的老房子被逐一拆迁。居民们走出了烟火熏黑的房间,告别了洪水淹没的危险,迎来了电梯公寓内的新生活。

用上天然气洗上淋浴

杨顺清和刘继英夫妇俩,近期搬进了茜草棚户区改造安置房5区2号楼3005号房。87平方米的新居里,小到地砖、墙纸,大到到灯饰、家电,都是夫妇俩自己设计的。家里安装起了55寸的网络电视、全自动洗衣机、自动抽油烟机……“洋盘”的家电都配齐了。

曾经杨顺清夫妇居住于茜草街道附近的通机码头。“房子的年龄比我的年龄还大呢。”63岁的杨顺清从出生起就住在那里,200余个平方米的简陋楼房内,最多的时候住了一家10多口人。

老房子挨着河边,虽然可以享受习习凉风,但杨顺清坦言就怕涨大水。这些年来老房子先后经历过5次洪水,垮过好几次。后来杨顺清捡了些砖,胡乱搭建在了老房子周围,房子才得以固定住。

“住在河坝边出门买菜也特别不方便,去趟菜市场要走上2公里。”刘继英说遇雨天出门,河滩地上的草丛还会把裤脚打湿,裹一脚的泥。

由于条件受限,老房子一直没有通天然气,只能烧煤、烧柴,家里的房间都被煤烟熏黑,四处都脏兮兮的。“夏天生火就像要把人烤熟一样,吃顿饭少则要1小时,多则要2小时,遇到请客做饭耽搁的时间更长,都不好意思请客。”刘继英说,没有天然气就只能烧水洗澡,冬天洗澡还要看期会。

现在,杨顺清夫妇的新居与老房子相比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住的是小区房,走的是水泥路,楼下有绿化带,还有专门的物管。最重要的是家里亮堂堂的,还用上了天然气,洗上了淋浴。”夫妇俩争相称赞新家。

过段时间,杨顺清的儿子、儿媳都会搬来一起居住。“下半年孙子出生,家里还会添加新成员。要不是遇到棚改政策,说不定我们一家三代人都会在老房子里出生。”杨顺清说。

搬了新家,也有不习惯。“住进了楼房和邻居们拉家常不太方便。不好意思挨家挨户敲门约人聊天了。”刘继英笑着说,不过好在小区里大部分住的都是熟人,每天走下楼就能和大伙说上话。

电梯直达家门口 新家就在公园里

张应森和杜作芳是“师字楼”里搬迁到茜草棚户区改造安置房里的住户。“师字楼”是“长液厂”为职工修建的套房。曾经在物质匮乏的上世纪80年代,能住上像“师字楼”一样的“总统套房”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里面多数住着工程师、会计师、经济师、中层干部等。

“那时分配到这种套房,需要职务高、工龄长、资格老、工作优秀的员工才可以。”张应森回忆起曾经分房时的情景,想起旁人羡慕的眼光,颇为自豪。

“师字楼”虽是当时厂里分配的最好的套房,但是张应森一家5口人住在一起依旧很拥挤,客厅也兼职卧室的功能。“亲戚来串门,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张应森说。

张应森的住房在7楼,楼层太高,也感到诸多不便。“比如吃个午饭差豆油,以前孩子们都不愿意下楼去买。”张应森说,近些年来,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老两口上楼需要休息好几次,平时买米、买油、买重物也是一件难事。

“人老了,睡眠不好,老住宅临街,车来车往,楼下吃夜宵的会吵到凌晨近2点。” 杜作芳说,自己经常失眠。

不过现在住进了电梯公寓,这些问题都能迎刃而解。94平方米的新房,老两口住起来十分宽敞。

“茜草以前的单身公寓、没有厕所没有厨房的平房、一条通道走到底的楼房……各种各样的房子我们都住过。没有想过在晚年的时候我们还会享受一回电梯楼。上下楼电梯直达,不用再爬楼了。” 张应森说,这是这辈子最后搬一次家,要住得舒舒服服。

现在吃了晚饭,张应森和杜作芳还可以逛张坝桂圆林公园、看跳坝坝舞。“公园都成了我们的后花园。晚上在桂圆林乘凉舒服得很。” 张应森说,除了张坝桂圆林公园,周围还有体育生态公园、老鹰崖公园以及东岩公园,新家就在公园里。

张应森和杜作芳盘算着,等天气凉快些,就给兄弟姐妹们打电话,邀请大家来新房做客。

记者 张婷

(记者:王燕)

萌宠贪吃蛇安卓版

阿里娱乐1分快三

旋转画笔游戏下载

傲剑仙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