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钮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侏罗纪世界幻想的弧光让经典永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37:42 阅读: 来源:钮扣厂家

侏罗纪世界:幻想的弧光让经典永存

原标题: 侏罗纪世界:幻想的弧光让经典永存

《侏罗纪世界》“帕胖”自曝被恐龙追着跑

当迈克尔·克莱顿创作《侏罗纪公园》的小说时,他未曾想到在多年之后,一个叫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家伙会在1993年呈现出一个影像版的《侏罗纪公园》。

而在中国,不少70后80后,在青少年时期,用录像带、VCD、DVD,与《侏罗纪公园》结下了不解之缘。凶残的霸王龙和迅猛龙不仅成为了当时的梦魇,也成为了青少年时代的美好记忆。

《法制晚报》记者试图让三个文字工作者用他们的文字来还原当年的记忆,让我们找到这穿越22年的恐龙情结,那个打破我们固定思维的影像和剧情,那幻想的弧光让经典永存。

一扇向我开启的神秘门

■碧珊(青年作家)

我上初中那年,学校来了一位记者作报告。大礼堂里挤满了来听报告的人,整个会场弥漫着一种神秘的气氛。因为据说这位记者不久前刚刚摸了恐龙蛋。

报告作得很不严肃,这位热情健谈的记者把报告作成了科幻片,“恐龙蛋里没有石化的部分作培养,说不定真能培养出一只大恐龙来。到时候养到动物园里给你们看。”同学们神秘地对视而笑。

在当时一个重点中学作报告,却公开说这种异想天开的话,这是多么大胆呢。可他全不在乎地又说,“这算什么,美国就有部恐龙公园的电影拍出来了。”

他说的这部电影就是《侏罗纪公园》。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部电影。

当时的我正开始看凡尔纳的小说《环游地球八十天》和《威尔斯的隐形人》。一个环游世界的绅士和一个小旅馆里的神秘客已经让我如痴如醉了,何况是这样一部把恐龙复活,让恐龙飞奔的电影呢。可那个年代的我们能看到的外国电影少之又少,只能把对它憧憬转移到科幻小说中去。

对于我来说,科幻完全是。所有不可能、不敢想的都能用它来展现。我很快看完了大部分科幻代表作,注意到不同的科幻故事会用不同的方式来讲,甚至还半懂不懂地感觉到了每位作家的不同风格。那真是神秘的、悬疑的、激发读者想象欲的小说类型。

科幻对我的影响之大,以至于在最初19岁开始写作时,我立志要当一名科幻小说家,并真的很快写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科幻小说。现在那部小说手稿还被我自珍着。

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我有很多机会通过DVD或下载来看这部电影,可一直迟迟未看。因为心里总是觉得一部神奇的,化幻想为真实的电影理应在大银幕上观看才能身临其境。就好像一本好看的小说,只有在安静安全的环境中才能读得深入一般。

2013年,当《侏罗纪公园》在国内重映时,我带着朋友第一时间去看了3D版。令我吃惊的并不是3D技术,而是那个时过20年依旧恍如真实的侏罗纪公园。斯皮尔伯格给了世界影迷一个120多分钟的真实世界,让人沉醉其中,不辨真假,这种魔力完全是幻想赋予它的。

同样,在这部电影诞生更早的1967年,马尔克斯出版了《百年孤独》,发明了“魔幻现实主义”。世界人民惊讶地发现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写。“瞧,把幻想融入现实,把假的说成真的。”

可马尔克斯却说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写的不是现实。他写的故事之所以让人觉得充满魅力也完全是幻想所赋予它的弧光,是减淡了的科幻,浓稠了的生活。

这是一个作家很难抗拒的诱惑。因而,才有了继马尔克斯后的《午夜之子》、《饥饿的路》、《丰乳肥臀》等经典魔幻现实主义小说,也成就了拉什迪、本·奥克瑞等文学大家和我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

幻想,对于电影对于文学都是一剂不能缺少的魔药,就好像河面上的月光,丛林中的树影,让人深入其中,不觉沉迷,又久久不愿离去。

时隔多年 老友银幕再碰头

■韩浩月(时评人)

对一部电影的情怀有两种,一种是对电影本身内容的回忆,另一种是对看电影当时情景的怀念。很多人对于《侏罗纪公园》的回忆都在于影片本身,因为对于我们这代人,很多人都不是在电影院,而是通过DVD或者电视屏幕接触到这部电影的。

但这不影响它的代表性和经典记忆。

记得《侏罗纪公园》问世以后,对于中国观众的冲击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创意方面,原来有血有肉的恐龙是这样的,科幻电影还可以这样拍,直到现在仍然有很多人愿意为这个系列买单。

这部电影更多的是对青少年的认知会有很大的改变,在青少年的认知世界里,恐龙是个很遥远的动物,对青少年的科学启蒙会有很大的改变,有视觉、情感、科学上的等各方面的刺激,比如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启发。对我个人的影响是启发了一个少年对于探险和冒险的冲动,当时我就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黄石公园这样的地方冒险,要敢于尝试这种想象中特别恐怖的事情。受这部影片的影响,我初中的时候还为了锻炼自己的胆量,还独自一个人穿过坟地。

现在最新一部的《侏罗纪4》就要上映了,看新片有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时隔多年重新在银幕上碰头,会有什么新的刺激和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满囤儿(编剧)

最早看这部片子的时候还很小,没有在电影院看过,但周围的人都在讨论这部影片,感觉不看就会落伍似的,所以完全是抱着对恐龙的好奇心态去看的,看了之后,真是没想到恐龙可以这么逼真和吓人。

有一种电影不看的时候仅仅是好奇,但没感到遗憾。而这部电影,当你看完之后就有种如果没看会后悔遗憾的感受。

作为男生,我对惊悚的免疫力强一些,但看完之后出于一种本能,我会在脑子里继续编造情节。这后来影响到了我的创作。

我们一直在讨论国产惊悚片为什么总是令人诟病,再回头看《侏罗纪公园》这样经典的惊悚怪兽片,你会得到结论,“侏罗纪”的铺垫是非常足够而且出人意料的,这种铺垫显然比突然吓你一跳来得更加高级和有效,而国产惊悚片走的就是纯吓人路线,很多情况下都是突然跑出来吓你,所以才有看完不舒服的感觉。

其实《侏罗纪》系列是怪兽、灾难、惊悚几种类型结合的电影,在这个类型里有《哥斯拉》、《金刚》等系列电影,但对这个类型比较情有独钟的观众会把《侏罗纪》当做一个代表作去回味的,就是缘于它的制作精良,和工业水准的高超。尤其是恐龙的细节展示和对模型特效的怀念。

其实模型特效的工艺是在逐渐流失的阶段,现在更多的电影都开始使用CG技术,相比之下,CG虽然很圆滑,但缺少特效所带来的质感,所以人们对《侏罗纪公园》的怀念,实际上也是在缅怀那个模型的时代。

武汉奶牛

山西水压增压泵

湖南拱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