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钮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益谦谈收藏艺术品不买贵的可能变废纸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42:58 阅读: 来源:钮扣厂家

作为福布斯富豪榜的 “常客”,刘益谦被冠以各种头衔,比如“中国巴菲特”、“法人股大王”、“草根富豪”、“资本猎豹”等等,但是近年来,刘益谦更广为人知的头衔悄然变为收藏家、美术馆创始人。其在艺术品拍卖市场频频出手带来的风头,甚至渐渐高过了他20多年的资本市场战绩。

昨日(4月27日),刘益谦受邀参加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演讲活动,曾经在成都红庙子股票市场掘金的刘益谦在演讲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畅谈资本市场驰骋经验和股市投资的机遇,并为投资者提出了建议。

作为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的刘益谦对上市公司经营和投资都胸有成竹,虽然目前关于刘益谦的新闻大多关于艺术品收藏,但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承,其更多精力还是在资本市场。谈及A股市场,刘益谦直言,其对股市不离不弃的唯一原因就是在等待萎靡之后的时间窗口。

谈股市:现在最好不要多动

每日经济新闻 (以下简称NBD):您涉足资本市场20多年,甚至被称为“资本猎豹”,怎么评价自己在资本市场的发展?

刘益谦:20多年过程中,就我自身来说,我是改革开放的得益者,积累了财富。当年买股票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股票,连股票方面的书都找不到。20年前我跑到成都红庙子,股票像摆地摊一样,那时候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NBD:在A股市场众多的定增融资中,您是如何精准投资有利可图的项目?

刘益谦:我认为市场很难做,现在整体市场在下降,不好操作。定增这块比较难,市场越来越萎靡不振,怎么可能获利?市场没有热度,比较低迷,获利的空间越来越小,有些几乎没有空间。

A股市场唯一吸引我的是它的时间窗口,这么多年萎靡不振,从经济振兴这个角度看,股市有可能会产生比较乐观的行情,所以这也是我不离不弃这个市场的原因。不然我去跟它玩什么?原来我给人家讲故事,现在人家给我讲故事。

NBD:您有什么好的经验分享给投资者?

刘益谦:最好的经验是现在不要多动。

NBD:大概还要等多久?

刘益谦:等多久就是等机会,我认为这种机会是大家看得见的。现在不动比动更好。

谈机遇:国企改革推进,我肯定参与

NBD:有人认为您在资本市场积累这么多财富,可能是因为进入比较早,您怎么看投资机遇?

刘益谦:我初中没有毕业就出来在社会上赚钱。那时候想法比较简单,我们追求的是万元户,后来成了万元户后,就要朝着这个目标走下去,不能赚了10万元以后就停滞了。

在资本市场,我有比较好的运气,没有好运气也走不到今天,但是任何运气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机会来了,没有准备好就会与机会失之交臂。另外,我感觉我这么多年还是虚心学习的,不同的投资阶段都有不同的人给我讲,我倾听别人的意见,加上运气,所以我走到今天。

NBD:您觉得除了运气之外最重要的是什么?

刘益谦:准备。

NBD:哪方面的准备?

刘益谦:准备多了,对细节的观察、敏锐的判断等都是准备。

NBD:您刚才说您遇到的机遇比较好,您觉得现在A股市场是什么样的情况,有人觉得赚钱的机会越来越少,没有十年前那么好。

刘益谦:A股市场20多年来,从规模和成交量来说,是世界上领先的,规模大、品类多,大而全。但细节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到目前这个阶段,我认为“股市”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要说投资者,比如要不要发股票,发好还是不发好。

前一段时间整个市场比较低迷,局部还好一些,比如创业板。那时我们打局部作战,现在局部作战也不能打了,市场都迷茫了。说是创业板在调整,如优先股、国企改革等,但这些至今还停留在讲的层面上。我认为,国企改革不是新鲜词,十几年前就讲过,现在的力度可能和十几年前没法比,盘面中也看不出国企改革的亮点。

NBD:国企改革进一步推动,您会参与吗?

刘益谦:我肯定参与。从整个资本市场、时间窗口来说,市场的低迷时间不短。关键是从监管角度来看,会对市场的违规行为进行严厉的处置,我认为这是应该的。但从活跃市场的角度,也需要有所考虑。

谈投资:做实业不亏钱就是好企业

NBD:天茂集团正在退出国华人寿、天平车险两家公司,很多人将这解读为您的套现离场?您是如何考虑的?

刘益谦:不能这样简单来看。天平车险是天茂集团和全球最大的保险集团安盛保险合资的。从目前的合资架构来说,我认为很多年以后,股权转让价格远远高于目前二级市场的流通价格。好的兼并重组并购要远远高于IPO的估值。我们转让了天平车险大概4000多万股,拿回来4亿多元,从投资收益讲还是赚了不少钱的。

对于国华人寿来说,目前还是亏损期。而天茂集团的本业是医药化工,产业本身有一点难度,加上国华人寿这几年正在投入期,它的亏损也影响到天茂集团,对天茂集团财务方面的压力特别大,而且现在天茂集团也不是控股股东,所以从各个角度来说,我感觉到再拿着意义不大。从董事会角度来看,我也希望通过挂牌的方式把股权彻彻底底地转让出去,天茂集团的股权投资还是获利的。

NBD:前段时间,国华人寿参与了太平洋证券定增,有媒体解读您的出手颇有深意,您怎么看?

刘益谦:我们只是从太平洋证券的角度来看,绝对没有深层的意思在里边,只是一个简单的投资。我看股价不算高位,就是产业投资,我每股5.3元买的,一年以后每股5元我会卖掉,6元也会卖掉,就是这样简单的投资行为。

NBD:您之前涉及金融比较多,怎么看待金融和实业的关系?

刘益谦:目前我认为中国做实业比较困难。

NBD:您也有一家公司在做。

刘益谦:怎么做怎么不赚钱,这个环境不行。这个市场大家都比较急,感觉投了就能赚钱,投下去,还没有做,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产业完全过剩了。所以,几乎现在能做下去,不亏钱的企业就是好企业。

谈收藏:艺术品不买贵的可能变废纸

NBD:您之前说过“股票是买便宜的,艺术品买贵的”,能解释一下吗?

刘益谦:股票贵的话,掉价的风险大。艺术品如果不买贵的可能买的就是废纸,因为它艺术性好,价格才贵。

NBD:股票的价格高是不是说明大家对其的估值更高?

刘益谦:这要看在什么样的市场环境里。如果我认为这个股票50元,市盈率很高,那这个股票就不算高的,算便宜的,还是要看公司,不能简单地说高和低。

NBD:您拥有20多年的收藏经历,有没有自己走眼的事情?

刘益谦:艺术品我不懂,我说的是实话。因为我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必要。天茂集团是上市公司,做医药化工,我是董事长,我就一定要成为一个化学家吗?没必要。

NBD:有人说您的出现搅乱了收藏市场的价格,甚至有人称您是“炒家”,很多藏品可能一百年都解不了套,您怎么看这些评价?

刘益谦:我认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30年前我们都一样,一穷二白,差距都是非常小的。30年的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过程?有成功人士把握机会,努力奋斗的机会。有杞人忧天,感觉命运对他不公的人。

至于我买的东西贵不贵,不是说一百万的东西我突然之间要叫价一千万,那是我买的是贵了。我花100万买的东西,99万是你叫的价,98万他叫的价,我只比他贵2万,有什么贵的?

谈身份:收藏家还是投资人?

NBD:现在更多的精力是在投资艺术品还是资本市场?

刘益谦:还在资本市场。

NBD:艺术品投资只是您的业余爱好?

刘益谦:艺术品不叫投资,我刚刚入这个行的时候,是艺术品投资。

NBD:现在是收藏的心态?

刘益谦:也不是收藏的心态,我收在收,我不藏,我拿出来和别人分享了就不叫藏了。

NBD:您是“会赚钱的收藏家”还是“爱收藏的投资人”?

刘益谦:我觉得这个比较难回答。我认为投资人和收藏家,看起来是两个独立的概念,但这里有一定的必然性。被称为收藏家,这个人一定要有资本才会成为收藏家,这是基本要素,所以很难区分这个行为是投资还是收藏。

20年前的艺术品市场是一个纯粹的收藏市场,很少有人通过投资获利,当时我用收藏的心态进入了投资市场,我认为我是正确的。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用投资的心态进入了收藏市场。

到今天,投资和收藏的阶段,我都走过来了。很多人就想问我,投资这个艺术品成功吗?投资艺术品获利了吗?我用我的行为回答,我原来用投资进入收藏市场,到一定程度以后,收藏成功和投资成功,不只是单单卖这件东西获益多少,我现在开美术馆比那个成功还要大。

NBD:您觉得收藏跟投资有什么共通的地方?

刘益谦:共通的地方就是好的东西大家都会喜欢。对于艺术品来说,有艺术价值才有市场价值。美的东西是大家喜欢的,艺术品能给你带来美的感受,同时能熏陶和增加文化修养。股票也一样,能涨的股票大家喜欢,跌的股票大家不喜欢。

双层蒸锅

实木衣柜批发

会议音响设备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