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钮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益谦毁誉参半巴菲特忠实信徒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7:26 阅读: 来源:钮扣厂家

不得不说,刘益谦是一个毁誉参半的人物。大部分一面之缘的人说他傲慢狂妄,而一些相交多年的商业伙伴则说他在精明之外保有难得的“真诚”。

刘益谦是直接而率性的:“这个行业我尊重的人不多。尔虞我诈、贪婪、权术,他们玩的东西我十几岁就会了,你说我能尊重他们吗?”

匡时国际的老板董国强评价刘益谦说“在任何场合、任何时候、任何人面前都不装B。几十年如一日保持本色,十分难得”。

对于传统教育,刘益谦骨子里有一种叛逆。他说,一个班级的学生有高矮胖瘦,老师却传授一样的东西,这正是教育失败的地方。

刘益谦和夫人王薇育有三女一男。他说只有二女儿在学习方面能为自己挣面子,其他几个孩子“如果读书超过晚上九点就会挨他骂”。

看刘益谦竞拍,那简直就是一种宣泄。他说:“对,就是一种占有的欲望。”他打了个比方,80 岁的男人,只要身心健康,身边走过20 岁的美丽少女,一样会怦然心动。

艺术品的真伪向来莫衷一是,刘益谦则藐视甚至无视任何专家和权威,他更相信市场的判断。参加竞拍,他喜欢亲力亲为,近身肉搏。往往几十个回合下来,对手已经弹尽粮绝了,他幽幽地报出一个新价,将“猎物”收入囊中。就像武林高手过招,胜负总在最后那口真气。

14 岁辍学,刘益谦说自己在社会摸爬滚打中练就了“如来神掌”。他说这个江湖上有太多持“君子剑”的“岳不群”。

他说,如果出生在古代,他绝不会选择去赚钱,宁愿驰骋沙场,马革裹尸或封侯封王。

2014 年4 月8 日,香港苏富比春拍。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2.84 亿港元( 折合人民币约2.25 亿元) 成交价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同时被“刷新”的还有买家刘益谦的财富人生。

刘益谦何许人也?刘益谦,2013 年中国富豪榜排名第30位,土生土长的上海人。1963 年11 月,出生在上海“下只角”(贫民区)。

4 月28 日,在北京燕莎四季酒店,刘益谦接受了《CM华夏理财》的独家专访,将几十年的沉浮、毁誉摊开了,揉碎了,再现了一个真实率性的刘益谦。

坐在舒适的沙发上,他半个身子都陷进去,疲惫中带有几分放松。他看上去总是眯着眼,带着几分精明和玩世不恭。

傲慢、狂妄、随性,没错,初识刘益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印象。而在好朋友的眼里,刘益谦“实在”、“幽默”、“有人情味”。

此时,距离刘益谦的龙美术馆浦西馆开业(3 月18 日)也只有一个月。这已经不是刘益谦第一次豪气地出手了,2009年以来,他和妻子王薇每年都要花10 个亿多在艺术品收藏上,可谓挥金如土。

但这一次,业界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鸡缸杯是什么东西呢?通俗地说就是一个上面有鸡的图案的杯子。鸡缸杯,宽8 厘米,高6 厘米,重量不过50 克左右,几乎就是一个鸡蛋的分量。刘益谦花了2 个多亿,算下来每克400 多万人民币。

此前的《功甫帖》真伪之争尚未落幕,鸡缸杯的各方言论又甚嚣尘上,刘益谦满心的欢喜变成了闹心。

尽管如此,刘益谦还是打起精神,携夫人王薇为龙美术馆的宣传推广飞赴各地接受各种专访、颁奖典礼、投资报告会、学术交流等等应酬。最紧张的时候一天要飞两个城市。

投资秘籍忍为上

在刘益谦位于上海南外滩的办公室,墙上挂着民国书法家于右任的一幅书法作品“坚忍耐烦”,很多人苦苦追寻刘益谦的财富密码,却忽略了终极奥秘就在这四个字之中。

投资最考验人的坚忍和耐性。刘益谦比喻自己的财富人生是一场马拉松。而在这漫长的跑道上,“坚忍耐烦”便是克敌制胜、收获圆满的惟一法宝。

“我做小生意的时候就见过很多牛人,但是他们很多人都已经在这个市场倒下;人生不在于哪个阶段做得好,也不在于上什么排行榜,对于一场马拉松而言,前20 公里跑第一又有什么意义呢?”17 岁开始混社会、20 岁开始做老板的刘益谦如是说。

这四个字出自孙中山“夫天下之事,其不如人意者固十常八九,总在能坚忍耐烦劳怨不避,乃能期于有成”。康熙皇帝在办公的地方写有“耐烦”二字,时时提醒自己。曾国藩在家书中常说“凡事以耐烦为第一要义”。刘益谦的精力始终在资本市场,而金融投机的要义是“机”,即成功需要时机。相比之下,经营实业则更多是春种秋收、按部就班。

对投机而言,成功是没有时间表的。《孙子兵法》云:“可胜在敌”、要“待敌之可胜”。刘益谦显然深谙其道。

在成功之前,刘益谦的身份曾经是“街头小贩”、“的士司机”、“国企职员”。最初,他靠做皮具生意成了“万元户”,这时他还不到20 岁。1983 年,刘益谦在豫园商场做小生意的同时,花6000 多元考了驾照,买来两辆车和哥哥开起了出租,这一次他的财富积累突破了10 万,当时的工人一年工资不到1000 元。

1990 年以100 元价格购买了豫园商场原始股2 万元,而豫园商场的公司老总在股价400 元的时候就说,不值这个价。刘益谦一直将股票拿到价格冲上1 万多元后才抛出。至此,刘益谦身家过百万。这种耐心,非常人所及。

2000 年开始,刘益谦用巨额资金大量收购法人股,之后政府解决“全流通”问题两次失败,换来长达5 年的漫漫熊市,直到2005 年“股权分置”改革启动。2005 年刘益谦最多曾持有15 家上市公司2.5 亿股法人股。至2007 年牛市时,刘益谦悉数抛出,大获全胜。

刘益谦的法人股战役称得上八年抗战!其决心和毅力可见一斑。在资本市场,看到法人股巨大机会的人不在少数,借此成名的也非刘益谦一人,福建富豪陈发树、明天系掌门肖建华都在此掘得第一桶金。而刘益谦靠着“坚忍耐烦”四字,将这个故事演绎到了极致,由此获封“法人股大王”。

挥金如土的“收藏家”

从1993 年误打误撞进入艺术品市场至今,刘益谦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在艺术品投资圈,无人不知“毛毛”(刘益谦小名),毛毛的名头比刘益谦三个字还大。

近三四年里,刘益谦已经成为艺术品市场最大的金主,佳士得、嘉德、保利、苏富比等一线拍卖行的重要场合都少不了他捧场。

进军艺术品市场,刘益谦这一次抓住的是百年不遇的大机会。在普通人眼里,这个市场最脏、最乱,充满了尔虞我诈和各种潜规则;而在刘益谦眼里,这是最暴利、最有前途的行业。从需求的角度分析,现在是第一代富人中只有极个别人会进入艺术品收藏,这个比例可能还不到5%,以后第二代、第三代富人,购买艺术品的比例可能达到40%(按照国际标准),未来对艺术品的需求是巨大的。

无疑,刘益谦这一次又赌对了。中国新生的富二代正在成长为艺术品的潜在买家,这从近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走势已经可以看出。

艺术品市场鱼龙混杂,水很深。外行刘益谦如何趟出一条自己的路呢?几经徘徊,刘益谦找到了这条路。

“投资之道,一通百通”,这是刘益谦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感悟。做证券投资的刘益谦想到股票,股评家说好,不一定就好;同样的,一幅画,专家说好只代表他个人意见,好不好最终市场说了算。这就好办了,刘益谦发现他不需要去练就艺术品知识上的十八般武艺,好不好,只要看市场怎么判断。

不少人嘲笑刘益谦“土豪”、“只买贵的”,殊不知,这恰恰是刘益谦精明之处。

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副研究员周京南在接受《CM 华夏理财》采访时对刘益谦评价颇高,“刘益谦是真正的聪明人!这些年,他只从一流拍卖行买东西,而且每次都亲自出马,在现场感受资本对作品的评价,这样买到赝品的可能性相对是最小的。”

而刘益谦也说过,收藏家最可悲的是,百年之后,别人说他买了一堆假的东西。

那么,刘益谦到底能不能称得上真正的收藏家呢?老派的看法是“张伯驹、谢稚柳之类的世家子才配称‘收藏家’”,而新派的看法,包括现在艺术品圈子里的主流的看法无疑是认可的,马未都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刘益谦是标准的收藏家,这符合西方的趋势,收藏一定是有钱人干的事儿”。

大佬的欲与罚

这些年,刘益谦资金链断裂的传闻时有发生。外界更传闻,刘益谦是一个在资本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炒家。

2005 年,刘益谦和好友创立了北京匡时国际和上海明道两家拍卖公司。

随着在艺术品市场风生水起,刘益谦再度被质疑“坐庄艺术品”,自买自卖,抬高价格,质押融资套利,甚至买假货。而他坐拥两家拍卖公司更是授人以柄。

《功甫帖》真伪风波持续发酵,并不是表面上的作品真伪之辩,背后涉及到对刘益谦操守的评价。艺术品背后涉及复杂的金融利益链条,买家和卖家可能签署阴阳合同,用以洗钱;更有甚者,可以把一件几乎没有价值的赝品炒上天价,发行信托计划或者抵押融资实现套利。

此前,甚至有声音质疑刘益谦是因为资金链紧张,才进军艺术品市场寻求解套。

“我可以声明,我没有哪一件艺术品拿去抵押了。对于别人怎么说,我也懒得回应。但我认为这完全是合法的,只是我现在不需要这样做。”刘益谦淡淡地说。

或许,功成名就的刘益谦面对的最大诱惑,并不是资金链问题,而是如何在暴富之后保持一颗平常心。

相识十几年的好友,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评价刘益谦时用了一个很精辟的词儿“不装”。用刘益谦自己的话说“天热了就脱衣服(西服外套)”。

这些年崇敬刘益谦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刘益谦对此十分清醒,他说:“他们认同的是财富,并不是我这个人。”

他坦承,这些年遇到的诱惑很多,但这些诱惑都是冲着他的钱,冲着占便宜来的,不是他自己个人有魅力。

刘益谦说,小时候家里很穷,而现在这种“穷”的感觉还是没有变。这些年他一直过着简单的生活,除了抽烟,没有什么地方花钱,和员工一样吃盒饭。

如果你看刘益谦拍东西,那简直就是一种宣泄。他说:“对,就是一种占有的欲望。”而好友董国强的评说更加犀利:“他买东西不是说这件东西我喜欢到一定程度,也许一件东西私下里1000 万卖给他,他不买,在场上他举5000 万。他喜欢这种横刀夺爱的感觉。”

不过,刘益谦也自嘲这几年年纪大了,欲望淡了,所以想把收藏的东西拿出来分享,于是有了龙美术馆浦东馆和浦西馆。

“如果人的境界没有提高的话,对财富是驾驭不了的,很可能被财富束缚起来了,征服不了财富的增长给他带来的各种恐惧。”刘益谦总结说。刘益谦身边曾经有过两个朋友,一个有钱后住进了精神病院,另一个则跳楼自杀了。

刘益谦感叹,做投资最重要的是要耐得住,不光是耐得住寂寞,更重要的是耐得住金钱给你带来的诱惑,忍得住财富膨胀带来的欲望。

刘益谦的资本“囧途”

在外人看来,刘益谦是一个挥金如土的“土豪”,从来不差钱。而他的财富积累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惊人。他是资本市场的幸运儿,几乎“逢赌必赢”。但再幸运的人也有囧的时候,炒股炒成股东,地产看走眼,保险帝国梦碎。

炒股炒成股东

2001 年3 月13 日,刘益谦的新理益集团(刘益谦持股91.8%)受让百科药业(后更名天茂集团)(000627.SZ)11.21% 股份,开始了其百科之旅。

此后,在2002 年12 月,新理益再出资1.4 亿元协议受让百科高新所持的1.2 亿股百科股份,变身第一大股东( 占28.97%)。新理益对百科药业的投资总计约2 亿元。

2003 年6 月,百科药业连续遭遇8 个跌停板, 股价从11.90 元下跌到5 元, 流通市值缩水达11.8 亿元。有朱大户之称的朱耀明等庄家此后被判刑。关于刘益谦与朱耀明等人有无合作关系,在当时备受争议。不过刘益谦说:“不仅是我,整个新理益的任何人都不会介入二级市场的操作,不会买百科药业的一只流通股,这是肯定的。”

危机过后,刘益谦在媒体上,称其要从资本玩家向实业家转变。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刘益谦曾坦言,自从被百科药业“套牢”之后,新理益就开始尽最大努力做好上市公司业绩,否则会被人认为,新理益只会金融投资而不会产业经营。

事实上,近年来刘益谦也开始积极策划百科药业转型,不仅将百科药业名称变更为天茂集团,更在2007 年宣布投资1.09亿元上马二甲醚项目,主攻新能源化工板块。谈到天茂的发展,刘益谦依旧用了个“赌”字:“投资二甲醚项目实际是在赌石油价格大幅度回落的可能性较小。”

这一次,刘益谦显然赌输了。2008 年金融危机将这一预期打破。虽然几经折腾,但天茂集团的业绩一直不佳,2012 年之后股价更为低迷,大部分时间都保持在2 元多的价位。

此后刘益谦通过天茂集团控制国华人寿和天平车险,新理益集团成为一个控股平台。至今,新理益仍持有天茂集团23.78% 的股份。

2013 年,天茂集团亏损1 个亿。据媒体报道,2012 年,新理益集团亏损约1800 万。从2002 年至今,掌控天茂十多年,得失之间,也许只有刘益谦心里明白。

地产打了眼

进入2009 年下半年,刘益谦突然发力,频繁以个人名义,参与保利地产、金地集团、首开股份、浦发银行等9 家公司增发,累计用资近70 亿元。

不过刘益谦说,他花费的真金白银不过10 个亿,通过股权循环质押融资撬动了70 亿。

在刘益谦参与的定向增发组合中,地产股占了很大的比重,其中保利地产和金地集团两只股票耗资33 亿。彼时,刘益谦说:“现在唯一能看得清楚的就是地产行业,国家要走出金融危机,老百姓要抵御通货膨胀,都要靠地产。”

但在此后的股市调整中,地产板块无疑受伤最重,刘益谦重金认购的保利地产、金地集团相继跌破增发价。刘益谦也陷入了烦恼,他说:“没想到宏观政策变化这么快。”

2010 年刘益谦投资的地产股账面浮亏5 亿,再度被媒体质疑资金链断裂。这种质疑也并非空穴来风。2009 年他在艺术品市场豪掷10 亿,参与定增又用了高倍杠杆,而当年他似乎没有什么进账,只能吃2007 年大批抛售解禁法人股的老本。

刘益谦却大大咧咧地回了一句“亏几个亿不会破产”。

保险帝国梦碎

刘益谦通过天茂集团分别于2004 年和2007 年入股天平车险和国华人寿,刘益谦成为这两家保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出任国华人寿董事长。最初的想法是效仿巴菲特“产业+ 保险+ 投资”的模式,把保险公司当作投资平台和资金池。

2013 年,天平车险引入法国的安盛保险,天茂套现4 个多亿,尽管入主后大部分年份天平车险都是盈利的,但显然未能成为刘益谦预想的投资平台,而每年两三千万的分红对天茂也是杯水车薪。2014 年2 月20 日,天茂再次出售天平车险4000 多万股,实现投资收益约3 亿元。

国华人寿更成为刘益谦的烫手山芋。天茂集团本身主业是医药化工,这几年不太景气,而国华人寿目前仍处于亏损期,对天茂集团财务方面的压力特别大。为了调剂天茂集团的财务报表,刘益谦颇费周折,却仍无法避免亏损。

此前,刘益谦曾高调发声:“也许若干年之后,人们会忘了所谓的资本大鳄,而只记得我和我投资的保险公司。”

言犹在耳。但在今年4 月,天茂发布了挂牌出清国华人寿的公告。刘益谦公开表示:“从各个角度来说,我感觉到再拿着(国华人寿)意义不大,希望通过挂牌的方式把股权彻彻底底地转让出去。”至此,刘益谦彻底淡出保险业已成定局。

王薇:爱她就送她“美术馆”

以前多次听到传言,说刘益谦有一个漂亮的小老婆。多方求证才发现,他们所说的美女其实就是王薇,刘益谦的结发妻子。

4 月28 日,在北京四季酒店五楼,记者见到了这位在当今艺术品市场风头无两的“大姐大”,身材匀称、苗条,眼神温柔,笑起来甜甜的。

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脸上刻上太深的印记。身份证显示,她出生于1963 年10 月,和刘益谦同年。但王薇看起来只有30多岁的样子,这或许就是被外界误传为“二婚”的原因。

王薇的声线有些低但非常温柔,她表达不同意见的时候,语气也是柔柔的,但温柔中透出一丝坚定。这个女人,内心是有力量的。

患难与共

王薇回忆说,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刘益谦胆子很大,但是很真诚,人也挺实在的。后来两个人在一起了,当时刘益谦还在上海城隍庙经营小商铺,一家人(包括刘益谦的父母和哥哥)就住在商铺上面的小阁楼里,阁楼只有1 米2 高,根本无法直立行走。

王薇,历来被认为是收藏当代艺术和年轻艺术家作品的“大主顾”,陈逸飞的多幅名作均被她收入囊中。

夫妻俩是有分工的,刘益谦主要收藏古代和近代经典作品,王薇则主攻当代名家和新作。

王薇尤其喜爱收藏当代的油画作品。从2003 年起,她开始有系统地买入革命题材油画。2009 年11 月,王薇拿出收藏的100 件藏品在上海美术馆举行了“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这次展览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私人藏品展。

“她二十多岁时就选择和我在一起,那时我很穷,没有钱没有房子,这么多年不离不弃,我的成功背后有她无私的奉献。现在我不宠她宠谁?”

事实上,刘益谦曾自称在家是“妻管严”。谈起两人的相处之道,刘益谦说,自己基本是甘拜下风、俯首称臣。以前妻子总给他讲道理,讲来讲去每次到最后他都只有接受的份儿。时间久了,他发现“抗争无效”,现在家里基本都是王薇说了算。

夫荣妻贵

俗话说“富易妻,贵易友”。当今富人圈里像刘益谦夫妇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伉俪情深的为数不多。

刘益谦好友董国强说:“两个人(刘益谦和王薇)一天要发无数次短信,打无数次电话。要有个什么事,互相都首先告诉对方。20 多年的夫妻了,很少见。”刘益谦的家庭观念很强,他出差,经常早上去,晚上回来。出差两三天他就着急回家,离开家时间长了他整个人会很不安。这样的一份牵挂,恰恰来自王薇所营造的家的温馨。

为了博爱妻一笑,刘益谦在2009 年香港佳士得斥资8000万元,买下了一个5 克拉的粉钻,送给王薇做生日礼物。

刘益谦说,我老婆花钱比我还厉害。但即便这样,对于王薇看上的“心头好”,刘益谦几乎是无条件地支持。

当年王薇看上了陈逸飞的《长笛手》,但刘益谦没同意。第二天就要开拍了,当晚王薇派出好友赵旭和董国强前去游说刘益谦。但直至深夜还无消息,一想到要错过心爱的作品,王薇忍不住哭了。凌晨四点半,刘益谦打来电话“买吧”,王薇破涕为笑。

琴瑟和鸣

刘益谦率性随意,王薇细腻温柔,两个人分工协作、相得益彰。和刘益谦相比,王薇更像是艺术圈圈内人,而刘益谦则有些游离。因此,刘益谦也习惯性地把王薇推向前台,龙美术馆由王薇担任馆长便是一例。

在一次活动中,王薇动情地说:“我跟我先生讲,希望有个美术馆,于是我先生就买了个商场改造成了美术馆。我先生这两年给我现金投入了7 个亿,目前美术馆每年亏1000 多万,还打算继续亏5 年。”

这话一传出来,立马有朋友在微信上调侃:姑娘们,记住如果想测试男人是不是爱你,就跟他说:“亲爱的,给我买座美术馆吧!”

龙美术馆并没有取刘益谦自己或者公司的名字,而是取了一个很纯粹的名字“龙”,原意是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很少人知道,这个名字还有一层深意,英文“Long” 正好是刘益谦和王薇姓氏拼音的合成。

在所有重要的场合,刘益谦都会带上夫人王薇,并且把重要的亮相机会留给王薇。

在4 月28 日当晚,《艺术财经》的“年度艺术权力榜”颁奖典礼上,刘益谦再度将领奖和发言这件事儿交给了夫人。此时,王薇一袭白色修身连衣裙婀娜上场,高雅的气质艳惊四座。

而台下的刘益谦依旧微侧而坐,笑笑地看向王薇,仿佛在欣赏一个陌生的优雅女子。

振动分析仪货源

桥式起重机批发

人造雾景观图片

相关阅读